绫杰_炉子下面有只猫

微博@shi组_绫杰

# 你的饭桶还在我手上

最近文风清奇,食用时如有不适你打我呀。

这篇可以be可以he,看he的话就不要看【三】。


正午的阳光,在冬日里是令人舒爽的。夏日可畏,冬日可爱,正是如此了。

天空中只有几片单薄的云朵,漂泊无定。

现在的里海棠园是见不到半点芳迹的,枝桠吸收着空气里青春的气息,等待着时光渐渐,再将花束攀上枝头。

“铃铃铃”周六的下课铃不似平时,格外的短促。

“下课。”老师缓缓往外走去。

“走,吃饭去,今天吃啥啊?”班上同学也三三两两结伴下楼去了。

毕竟今天是周六,是只属于高三的日子。不会有学弟学妹来抢食堂,更不会有老师来管教插队,是放肆的一天,也是愉快的一天。

教室里,人散的差不多了,剩下还在教室里的,是那些刚刚经历了双十一,穷到吃土的家伙们。

“天依,你今天也是妈妈送饭来吗?”乐正绫翘着腿,坐在讲台上,向坐在讲台下首的天依问道。

“是啊,我先下去拿饭盒了。”洛天依笑眯了眼,回答道。“等我上来,别乱跑噢。”一边回答一边收拾着凌乱的桌面。

“知道啦,快去吧。”乐正绫摆摆手,说道。又想起了什么,高声叮嘱着,“你慢点跑啊,别摔了。”

“好好~好~我才没那么笨会平地摔呢。”洛天依头也不回的跑了出去,只是朝身后挥挥手,示意让她安心。

“要是……你聪明一点就好了……我也不会这么辛苦了。”待到脚步声已不可闻,乐正绫捋了捋刘海,从讲台上跳下来,稍叹了口气,苦笑道。

“阿和,中午吃面吧?”

“不要,昨天中午才吃了面。”

“可是今天套餐很难吃啊。”

“你不知道叫外卖噢?”

“对哦……” “龙牙你傻吗。”

“阿和你才傻。” 伴着两人的拌嘴,不时的笑声,一股恋爱的酸臭味由远及近,又渐远,散去。

不见其人,但闻其声。“臭老哥今天是来学校里补发狗粮的吗?汪,好吃。”乐正绫在心中恨了口气,暗想到。

“锵锵锵!!”洛天依献宝似的从身后拿出了一只饭桶。眼中波光颤动,看得出已经是食欲大开了。

“今天爬楼梯的速度有进步嘛,两分钟就爬了个来回诶。”乐正绫调笑道。

“哼,我饿了当然跑得快。”洛天依有些得意地扬起了头,连带着脑后的八字盘也跟着晃了晃。

“阿绫你看噢,今天有红烧排骨、鱼香茄子、清蒸咸鱼呢,可以分你半条鱼噢,”洛天依的眼,已经笑眯成了一条缝,乐正绫是最爱吃鱼的了,尤其是咸鱼。

“还有这个!两个包子!”又从饭桶最底层摸出了两个包子。

乐正绫颇有些意外,戳了戳包子,好奇的问道“这包子什么馅的啊?而且今天怎么你妈突然就想着给你带包子来了。”

洛天依放下了正大口喝着的稀饭碗儿,抹了抹嘴,道“我妈让我带来喂班上的饿鬼啊,这是她原话。”无辜似的眨巴眨巴眼睛,望着乐正绫。

“至于馅嘛……”洛天依拿起两个包子,隔着包子皮一整猛吸,还用上了扇闻的方法,仿佛这样就能判断出馅似的。

“喏,这个给你,你喜欢的芽菜馅的,快吃吧,冷了就不好吃了。”也就几秒,洛天依递出了一个包子来。

乐正绫没有接,只是偏着头,很认真的看着洛天依的眼睛,仿佛想看出什么似的。她是没有理解为什么闻一闻包子皮,就可以知道包子馅的。

洛天依又把手里的包子往前送了送,说道“快点吃了我们还可以去晒太阳呢。”抬首示意外面天气正好。

乐正绫接过来,咬了一口,“芽菜!”又看了一眼洛天依手里的,是她不喜欢吃的白菜馅。无奈摇了摇头,为这闻香知馅的能力绝倒。

“天依,我们高考完去海边好不好,我还没看见过海呢。”乐正绫小口咬着包子,说道。

“好啊!好啊!听说海边特别多好吃的!”洛天依下意识的舔了舔嘴角,眼中散发出渴望的目光。

乐正绫不禁扶额,暗想,这一去海边,那海边的生物不知有多少要进了天依的肚子。

“吃完了就把碗收拾了吧。”乐正绫小小叹了口气,说道,也不知在惆怅些什么。

其实今天洛天依一直没发现,乐正绫的兴致并不高,显得有些心事重重。

“阿绫,今天帮我把饭桶带回你家去洗好不好,明天我妈要出远门呢。”洛天依扯着乐正绫的衣角,眼巴巴的看着。

乐正绫先是一愣,随即换上一副很勉强的笑容“好啊,真巧啊,哈哈。”没有人明白她话里真正的含义。

“嘿嘿~阿绫最好了。”洛天依笑起来,直接扑到了乐正绫身上,抱住她的手臂,一阵笑闹。

即使是远处飘来一层浓云,遮住了明媚的阳光。

即使是一场风雪过后,海棠园中的一派残破。

即使春秋又开过几轮,往事依稀,在不知何处留下了的斑驳痕迹。

也没有人可以阻拦她们,享受最后的玩笑时光。

“龙牙,这样做真的好吗。”

“大概吧,至少……她们都需要一点距离。”

【为了避免误伤,使劲往下划私戳获取be结局】←真的是be吗?你们还是太年轻了。

线

没有任何预兆的,乐正绫突然转学了。

没有人知道她去了哪儿。

洛天依又是一个人了,一个人不言不语地吃午饭,一个人感受冻人的水汽在合金的外皮上冲刷,渗过指尖,淌过心头。

埋头于书山中,不复与外界交流。

高考完的那天,一个人买醉。

回想起她走那天,她好像懂得了什么。

洛天依一个人去了海边。一个人尝试过了所有的海味,还是没有等到她的那个人。

就像是沉入了茫茫大海,寻不到半点踪迹。

以为她会循着自己的足迹,一步一步的找过来。

又一个夜晚,木头在火光中噼啪作响,嘲弄着她的迟钝。

腥咸海风吹过,带起一阵风沙。
海鸥在远处轻唱,潮水打着跟不上节奏的拍子。

“沙沙沙”
一阵脚步声。

像是感觉到了什么,洛天依猛的回过身去,注视着黑暗里的那个角落。

火光照不穿那光影,但是她能感觉到。

“是……你吗?”声线带着一丝颤抖,克制着自己,她已经不敢再随意给自己希望了。希望过后的失望,更让人痛苦。

“傻瓜。”淡淡的,又不那么平淡。很平常的一句调笑,不知道有多少情感在里面。

她被按倒在地,感受那人过于贴近的气息。
不敢反抗,怕一挣扎,就从梦里醒来了。

唇上被强硬覆上了两瓣冰凉而柔软的触感,让她说不出话来,感受着爱的信号这独特的传递方式。

良久,唇分。

“傻瓜,我回来了。”轻轻吻着她的额头,“你的饭桶还在我手上,我又怎么会抛下你呢。”指尖擦拭过她眼角的泪珠。

火光渐弱,倔强的火苗跳跃着,映出两个纠缠的人影。

不远处的海浪,悄悄将那只已经半锈蚀的饭桶卷走,将随着潮声,无定飘荡。

倏的又一下跳动,火灭了。
月亮的余韵笼于大地,天地归于宁静。

只听见一阵耳语,倾诉着别离与欢聚。

【完】

即使被钉在棺材里,我也要用腐朽的声带喊出,南北好吃,汪。

评论(4)

热度(4)